【壹】念佛勝易

 一、不談世事  一向稱名


        宋朝,光孝安禪師,住清泰寺,定中見二僧倚檻相語。初有天神擁衛傾聽,久之散去;俄而惡鬼唾罵,仍掃腳跡。

        詢其故,乃二僧初論佛法,次敘間闊,末談資養。

        安自是終身未嘗言及世事。(蓮池大師《緇門崇行錄》)

按:討論佛法  天神擁衛  若念佛者  諸佛護持
念念在道  善神恭敬  散心雜話  惡鬼吐痰
吾人終日  常被鬼唾  何不一向  專稱佛名
古德學佛  唯為生死  今人學佛  只作高談
群居終日  言不及義  好行小慧  孔子所嘆



二、鴝鵒念佛  口生蓮花
 

        宋朝,元祐(一○八六~一○九三)間,長沙郡人,養一鴝鵒,俗呼為八八兒者也。偶聞一僧念阿彌陀佛,即隨口稱念,旦暮不絕;其家因以與僧。久之,鳥亡,僧具棺以葬之。俄口中生蓮華一枝。

        或為頌曰:有一靈禽八八兒    解隨僧口念阿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死埋平地蓮華發    我輩為人可不如

        又,天台黃巖正等寺觀師,畜一鴝鵒,常隨人念阿彌陀佛。一旦,立死籠中,乃穴土而葬之。舌端生紫蓮華,大智律師為偈頌之,有「立亡籠閉渾閑事,化紫蓮華也大奇」之句。(佛祖統紀、淨土聖賢錄)

按:彌陀願言  十方眾生  稱我名號  必生我國
言眾生者  上自天人  下至地獄  鬼畜蟲蟻
以此觀之  此八八兒  必生極樂  證大涅槃
人而不知  知而不念  劣於畜生  可痛惜哉



三、佛化大魚  度捕魚人
 

        阿彌陀佛作大魚身引攝漁人感應】 出外國記

        執師子國(斯里蘭卡,又稱師子國),西南極目,不知幾里,有絕島。編居屋舍,五百餘戶,捕鳥為食,更不聞佛法。

        一日,數千大魚,游來海島,一一皆作人語,唱念南無阿彌陀佛。海人見之,不了所由,唯依唱言,名阿彌陀魚。
有人唱念阿彌陀佛,魚則近岸,頻唱殺之而不去,肉甚美。

        若諸人久唱,所執取者,肉味最上;少唱得者,肉味辛苦。

        一島之人,耽嗜魚肉故,以唱念阿彌陀佛名號為業。

        初食者一人壽盡,命終三月之後,乘紫雲放光明,來至海島,告諸人曰:「吾是捕魚之中老首,命終生極樂世界。其大魚者,阿彌陀佛化作。彼佛哀愍我等愚癡,化作大魚,勸進念佛。若不信者,當見魚骨,皆是蓮花 」。

        諸人歡喜,見所捨骨,皆是蓮花。見者感悟,斷殺生,念阿彌陀佛。

        所居之人,皆生淨土,空荒年久。

        執師子國,師子賢大阿羅漢,乘神通往到彼島,傳說如此矣。(三寶感應要略錄、淨土聖賢錄)   

按:不知信心  亦無願心  唯嗜肉味  常稱佛名
以稱名故  皆得往生  此是彌陀  本願功能
彌陀誓言  稱我名號  若不生者  不取正覺
彌陀今現  在世成佛  眾生稱念  必得往生



四、曾為高僧  再度沉淪
 

        嘉善諸生支某,向負才名。康熙己酉(一六六九)夏,赴嘉興科試,白日見一鬼入腹中,遂仆地,發北方音索命,家人急具舟載回。

        請幽瀾寺住持西蓮法師問曰:「汝何方邪鬼,敢纏攪支相公耶?」

        鬼高聲曰:「吾非邪鬼,因有宿仇,因緣已至,故來索報!」

        西蓮法師詰其故,曰: 「吾於明初為副將,姓洪名洙。主將姚君,見吾妻江氏美,起貪婪心。會某處賊叛,姚以老弱殘兵七百,命余征討;余力不能支,全軍覆沒。姚收吾妻,妻遂縊死。銜此深仇,累世圖報。奈姚君晚年悔恨而修行,次世為高僧,再世為大詞林,三世為戒行僧,四世為大富人,好施與,皆不能報。今第五世,當戌酉連捷,以某年舞弄刀筆,害鬻茶客四人,冥府已削去祿籍,故吾得來索命。」

        西蓮法師聞其言有序,勸之,許其誦經禮懺,以解怨仇,鬼唯諾。遂請西蓮法師作佛事,支病頓瘉。

        後數日,復作鬼語。西蓮法師責之,鬼曰:「吾承佛力超生,斷無反覆。今來索命者,乃鬻茶客四人,非吾也。恐師疑吾負信,故特相報。 」言畢遂去,俄支某病發,不信宿而亡。(《現果隨錄》卷四)

按:曾為高僧  及戒行僧  轉世便迷  再度造業
若其末路  能修淨土  一世解脫  不貽後悔
生死路險  輪迴可怕  六道未出  難免墮落
我等行人  借鏡支某  誓生極樂  不蹈覆轍



五、誦法華尼  轉生官妓
 

        歐陽永叔知潁州,一官妓口氣作蓮華香。有僧知宿命,言此妓前世為尼,誦《法華經》三十年。一念之差,遂至於此。

        問妓云:「曾讀《法華經》否?」答云:「失身於此,何暇誦經。」與以《法華》,則讀誦如流;與之他經,則不能讀。以此知僧言可信矣。

        使此尼知西方法門,則上品上生可也;不知而墜墮於妓,可不哀哉。

        以此知能用西方法門教人者,其濟拔之功大矣,福報豈易量哉。(王日休《龍舒淨土文》卷七)

按:出家為尼  已是難得  苦行卅年  更屬不易
唯仗自力  無他力持  煩惑未伏  再度沈迷
餘門學道  蟻子登山  念佛往生  風帆順水
不生極樂  尚在娑婆  一旦生西  永斷輪迴



六、念佛婆子  瑞應奇特
 

        元朝,至順庚午(一三三○),浙西連歲饑饉。杭州城中,餓殍相枕藉。有司令坊正倩人舁棄六和塔後山大坑中。

        有一婆子,兼旬不腐爛,每日居眾屍之上,人怪之,搜其身,懷中有小囊,貯「念阿彌陀佛圖」三幅。

        事聞有司,為買棺斂。焚之,煙焰中現佛菩薩像,光明燁燁。因此發心念佛者極眾。(山庵雜錄、淨土聖賢錄)

按:念佛婆子  宗乘教理  一無所知  唯佛是念
命終之後  瑞應神奇  確證往生  無可懷疑
生前慧解  不及僧尼  身後果證  僧尼不及
自力難脫  念佛易生  不可自負  誤了前程



七、崔婆作偈  舌如蓮花
 

        宋朝,東平,梁氏乳媼崔婆,淄州人,為宣義郎元明乳母。平生茹素,性極愚,不能與同輩爭長短。主母晁夫人,留意禪學;崔朝夕在旁,但能誦阿彌陀佛,虔誠不少輟,不持數珠,莫知其幾千萬遍。

        紹興十八年(一一四八),年七十有二,得疾,洞泄不下床,然持念愈篤。忽若無事,時唱偈曰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西方一路好修行    上無條嶺下無坑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去時不用著鞋襪    腳踏蓮花步步生」

        諷詠不絕口。問何人語,曰:「我所作。」「婆婆何時可行?」曰:「申時去。」果以其時死,十月五日也。用僧法焚之,至盡,舌獨不化,如蓮華然。元明,予友婿也。(《夷堅志》乙卷九、淨土聖賢錄)

按:大集經言:若人但念阿彌陀  是名無上深妙禪
古 德 云:一句彌陀無別念  不勞彈指到西方
又    云:隨緣開妙法  教眾得真情
          聖道多辛苦  西方一路平



八、愚癡無智  合掌立化
 

        清朝,王癡頭道士,直隸人。極愚,親亡乏食,困臥敝廬,無所為計。或與之錢,莫辨多寡。陳道人收為徒,令日掃地拾柴。晚課佛號數百,禮拜炷香為度。王誦佛不成韻,每昏沉欲睡,陳以長竿擊之曰: 「汝愚昧若此,尚不知精進耶?」

        如是者三年,一夕,呵呵大笑,陳復擊之,王曰:「今日打我不得矣。」詰其故?曰:「師枯坐十八年,不知修法,若能如我老實禮念,早生西方見佛矣。」

        陳奇之,而莫測所謂。翌日,登峭崖,西向合掌立化。闍維,得舍利二。(染香集、淨土聖賢錄)

按:聖道門者:極智慧,證涅槃;
淨土門者:還愚癡,生極樂。
聖道門者:自力也,難行也,萬中無一;
淨土門者:他力也,易行也,百即百生。
聖道門者:縱令聖人根性,尚須三祗百劫,方證極果;
淨土門者:即此崔婆癡頭,唯憑一句六字,往生成佛。



九、一槌一佛  留偈立化
 

        宋朝,黃打鐵,潭州人。打鐵為生,每打鐵時,念佛不絕於口。

        妻曰:「打鐵本辛苦,再加念佛,豈不更苦?」

        黃答:「此法極好,往日爐邊覺火熱,念佛則不熱;打鐵覺臂酸,念佛則不酸。」
        一日無疾,託鄰人寫頌云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叮叮噹噹    久鍊成鋼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太平將近    我往西方」

        執槌立化,面不改容,異香芬郁,天樂鳴空,眾所共聞。其頌盛傳湖南,人多念佛。(佛祖統紀、淨土聖賢錄)

按:別無他能  只是念佛  一槌一佛  念佛不輟
留偈立化  面不改容  異香芬郁  天樂鳴空
念佛作務  兩不相妨  士農工商  皆可模仿
但願如是  依樣行持  尋奇覓巧  將成虛度



十、念佛不絕  棺上生蓮
 

        明朝,蓮花太公者,越人。一生拙樸,唯晝夜念佛不絕。命終之後,棺上忽生蓮花一枝。親里驚歎,因號蓮花太公云。(蓮池大師《往生集》)

按:愚癡無智  樸實無偽  心口憶念  生佛宛然
日夜時處  念念不捨  終日娑婆  終日極樂
雖在六道  已出三界  一生淨土  永絕輪迴
念佛一法  方便直捷  善惡賢愚  毫不簡別



十一、信口稱名  滔滔不絕
 

        清朝,沈廷瑜居士,嘉興人。性端謹,事必躬親;而信口佛聲,滔滔不絕,人皆笑之,皆所不顧。

        如是數十年,自云:「念佛愈能熟,處事愈詳明。」

        年七十三,示微疾。忽語家人曰:「佛來也,為我炳燭。」手自焚香而絕。時嘉慶十九年(一八一四)三月十九日。(染香集、淨土聖賢錄)

按:念佛一法  行住坐臥  時處諸緣  悉皆不妨
信口念佛  身是道場  任聲稱名  與佛同在
隨閒隨忙  不忘念佛  念茲在茲  動靜一如
念佛愈熟  處事愈明  念佛心淨  淨則慧生



十二、萬蛇念佛  一齊超昇
 

        明朝,江西,鄒子尹祖,為廣東兵憲。有參將,自知三世因:一世為蛇,二世為書生,三世即今職。

        因提兵征洞蠻,過一山,諭軍士曰:「我宿世曾於此山為蛇,今欲進山視舊屬,汝輩勿驚怖也。」

        入見洞中,蛇無數。參將作蛇語,謂之曰:「我昔與爾,並生於此,只因我能念佛一聲,即得生人中,今為大將。爾等何不念佛,求脫此苦耶?」

        蛇俯首,作受教狀。

        凱旋日,復入洞察之,則萬蛇皆死,應以念佛化去矣。鄒公聞而異之,述其事以傳。(《淨土晨鐘》卷十)

按:蠕動之類  至極無知  亦能念佛  脫離三塗
可知念佛  殊勝簡易  若不念佛  求脫無期
念佛一聲  得生人中  若願淨土  亦必往生
彌陀誓言  惡道眾生  皆生我剎  悉使成佛



十三、萬魚念佛  聲動天地
 

        唐朝,天寶年間(七四二~七五五),當塗漁人劉成魚、李暉,載魚往丹陽;泊舟浦中,李他往。

        劉遽見船上大魚,振鬚搖首,稱念「阿彌陀佛」。劉驚奔於岸,俄聞萬魚,俱跳躍念佛,聲動天地。

        劉大恐,盡投魚於江。李至不信,劉即用己財償之。明日於荻中,得錢萬五千十五貫也,題云「還汝魚值」。(《佛祖統紀》卷二八)



十四、較量念佛  佛像放光
 

        唐朝,善導大師(六一三~六八一)在長安西京寺內,曾與金剛法師較量念佛的勝劣,大師昇高座發願言:「準諸經中,世尊說:『念佛一法,得生淨土。一日七日,一念十念阿彌陀佛,定生淨土。』此是真實,不誑眾生者,即遣此堂中佛像,總皆放光。若此念佛法虛,不生淨土,誑惑眾生,即遣善導於此高座上,即墮大地獄,長時受苦,永不出期。」遂將如意杖指一堂中佛像,像皆放光。(唐朝,道鏡、善道《念佛鏡》)

按:若人問曰  何等眾生  能得成佛
斷然答曰  念佛眾生  能得成佛
念佛成佛  彌陀本願  釋尊所弘  諸佛所讚 


 
十五、眾見化佛  引天童子
 

        唐朝,長安,京姓。本為屠夫,因善導大師,勸人念佛,滿城斷肉。京嫉恨之,持刀入寺,興殺害意;善導大師指示西方,現淨土相。京即回心發願,上高樹念佛,墮樹而終;眾見化佛,引天童子,從其頂門而出天童即其識神。(《佛祖統紀》卷二八)

按:彌陀救度  隨時存在  隨地存在  毫無條件
何人皆是  被救之人  何時皆是  被救之時
彌陀功德  回施眾生  令諸眾生  福慧具足
欲生我國  乃至十念  若不生者  不取正覺
是故眾生  不論何人  願生彼國  即得往生

 


信受彌陀救度    專稱彌陀佛名
願生彌陀淨土    廣度十方眾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