淨土宗
淨土文庫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淨土文庫 > 淨本法師文章
top

淨本法師文章

從醫學、法學而出家──初見師父,一言為定

  我是淨本,是馬來西亞的華人。雖然馬來西亞的國語是馬來文,但從小我都有在學習中文、報考中文,包括學佛都是聆聽慧淨師父和淨宗法師的開示,所以可以用中文溝通、講話。

 

淨土宗出家因緣

  在淨土宗出家的因緣,大概可以從我十九、二十歲開始講起。由於高中時期成績優秀,所以當時(2009)我被馬來西亞政府安排到印度醫學大學就讀醫學系,以後準備當醫生。

  有一次,我在學校生病了。當時以為只是普通的發燒感冒,沒有理會;只是吃些藥,在自己的房間休息睡覺而已。沒有想到,幾乎不吃不喝地睡了三天。到了第四天,我到學校上課,大學教授看到我走路搖搖晃晃的,就要我去醫院檢查。到了醫院,醫生嚇了一跳,因為當時血壓已經很低,醫生也很好奇為什麼當時我還能自己走到醫院。不過,我當時確實特別痛苦,感覺幾乎都要暈倒了。

 

要死了?

  因為當時學校還在考試期間,所以我就問醫生能不能馬上出院考試。現在想起來,還真的是很笨,因為醫生說如果再晚一點入院,可能就要送進急救室急救了,命都要沒有了,還在擔心考試,醫生當然不同意我出院,一定要我住院。立刻為我辦理住院、打點滴、吃很多藥,我就這樣昏昏沉沉地,一直躺在病床上。到了晚上,突然間,我看到自己短暫一生的回憶,好像電影一樣,一幕一幕地飛掠而過。我當時嚇了一跳,想到:看到自己一生的回憶不就是接近死亡了嗎?我才二十歲,怎麼可能要死了?

 

佛號的「救度」

  在那之前,其實我已經開始學佛了,但並不認真。我喜歡看一些佛書,學一些佛學名詞,很喜歡談玄說妙,說什麼空而不空、有而不有的,一些人家聽不懂的話。但是到了這種緊急的關頭,看到死亡時刻,要空也空不了,回憶一幕一幕跑出來,感覺自己的生命就要用完了,非常地恐怖。

  那時候,我什麼都忘了,就記得一句話,就是「南無阿彌陀佛」,所以我就念起這一句名號。當我一念佛,所有的影像馬上就消失了!頓時,我就感到這句佛號不可思議,所以就一直念佛念佛,「南無阿彌陀佛、南無阿彌陀佛……」

  就這樣,我和死魔糾纏整整一個晚上。可能是因為在醫院,陰氣很重,而且自己身體也比較弱了,所以就看到一些好像幽靈的東西,一直在我面前飄來飄去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在念佛,所以都沒有傷害我。

  當護士進來時,我問她現在幾點了?她告訴我,是凌晨四點左右。我才知道,原來我一整夜都沒睡,念佛念了一個晚上。之後,病也就這樣好轉了。記得當時康復得很快,因為第二天,就感覺自己回復的差不多了;幾天後,我就出院了。

 

尋找「南無阿彌陀佛」到底是什麼?

  經過這次的事件,我開始認真學佛──尋找這一句「南無阿彌陀佛」到底是什麼?當時我還在醫學院讀書,雖然平常很忙,但是再怎麼忙,即使忙到半夜,我也一定會看佛書,尋找「南無阿彌陀佛」的意義。在這之前,我是看不起念佛的,認為那是老太婆、不識字的人所學習的,而我是受過高等教育的,應該多讀一些高深的佛經才對,怎麼可以單單念這一句佛號?

  但是沒有想到,讀再多的佛經,懂再多的道理,面臨死亡,竟然什麼也用不上。從那時候起,我放棄了其他,因為講得再多、再好,也都只是理論而已。如同在銀行幫人數錢,錢始終是別人的,不是自己的。還是念佛最實際,自己被佛號「救過」,所以就不敢輕視念佛了。我要認認真真來瞭解阿彌陀佛。

  找來找去,後來找到了善導大師一脈的淨土宗傳承。才知道阿彌陀佛原來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難,就念這句「南無阿彌陀佛」,我們眾生就能被救度。不管什麼樣的眾生,就算自己的罪業再重、煩惱再多,只要這一生念佛,都能靠上阿彌陀佛的力量,往生極樂世界,永遠擺脫六道輪迴的痛苦。我們這一生能遇到這個彌陀救度的法門,真的是「太幸運」了。

 

「停屍房、解剖室」的人生啟發

  康復後,我開始思考:人生到底為什麼而活?人生到底什麼最有意義?尤其在印度醫學大學,幾乎每天要到「停屍房、解剖室」對著屍體(上課解剖)。那些屍體基本上連男女都已經分不清楚了(因為人死後會慢慢乾枯)。這一想,就深刻感到,人生不管如何風光,到最後也只剩下一具屍體,什麼都沒有。更不用說面前解剖的這具屍體,最後什麼也沒留下。那麼,人生中最有意義的事情到底是什麼?

  當時是讀西方醫學系,課程非常多,生活非常忙碌。每天大概只睡四個小時而已,晚上十一點睡,半夜三點起身,或者從半夜十二點到凌晨四點。考試時甚至只睡兩個小時,有些同學甚至是徹夜沒睡的,非常的忙。但是忙了這麼多的東西,突然生病躺在病床上的時候,一點都幫不上忙。想想當一個醫生,雖然可能忙忙碌碌地用大半輩子幫助別人,但是畢竟只是治病,不能治命;能醫好身病,但是能醫好眾生的心病嗎?

  尤其面對人的生老病死、無量劫流轉的苦,醫生更是無能為力。想想自己已經輪迴無量劫了,難道還要繼續下去?我生生世世肯定也當過醫生,肯定也當過大官,肯定也當過普通人,也一定在三惡道流轉過,那到底「終點」在哪裡呢?既然人身難得今已得,也遇到最殊勝的「淨土宗」,於是,出家的念頭就這樣開始萌生了。

 

何去何從?

  就是這幾種因緣,使我決定放棄醫學系。當時很多人不理解,認為我不懂事。為什麼?因為我拿的是全額獎學金,一分錢都不用出,就可以完成學業,而且以後的工作也已經得到保證,一生穩定的生活可以說已經確定下來了。在馬來西亞,這份獎學金可以說是非常稀有的。我不僅放棄這樣的機遇,而且還要「出家」,一般人自然就會責備。不過,有時候就像古人講的,「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 」,哈!

  不過雖然想要出家,也要等待成熟的因緣。當時還沒有直接接觸到淨土宗教團,本地馬來西亞也還沒有分會道場,當時放棄了一切,卻不知接下來怎麼走?想出家,也不知道該怎麼做?

  人生遇到無路可走的時候,最好的辦法就是找阿彌陀佛。那個時候,我就想:既然我這一生已經得到阿彌陀佛的救度,已經決定往生極樂世界,這一世過得怎麼樣,也無所謂了。世間的事一下子就過了,都是夢幻泡影,不值得留戀,也不值得我們在這裡造業造罪,一切就交給阿彌陀佛安排。淨宗法師說過,這一生能往生淨土,即使睡在天橋下也能笑著醒來。大概就是這一分小小的信念,使得我心力再一次堅強起來,「但行好事莫問前程」。

 

峰迴路轉,彌陀安排

  但是沒有想到,峰迴路轉,從印度回來一兩個月,我遇到了一個當地的佛教團體,還得到了位於馬來西亞吉隆坡倫敦大學法學院的錄取通知書。佛教團體的主事者,看到我對佛教的渴望;法學院對我的好成績表示讚賞,決定提供我包括生活費在內的全額獎學金。希望我未來用自己的能力護持佛法。我看到這樣特別的因緣,一來是讓自己有一段過渡期,二來可以同時為佛法貢獻(當時住的地方靠近念佛堂,就可以一邊讀書,一邊親近阿彌陀佛)。就想,或許這是阿彌陀佛為我安排的因緣吧,所以我就接受了。從此,從醫學大學生轉成法律系的大學生。

   有些人或許感到很奇怪,從科學的醫學到文學的法律,這麼大的跨越不會不習慣嗎?其實對我來說,世間的學業、事業只是一個過渡期,過過日子而已,我的心裡始終是屬於阿彌陀佛極樂世界的。所以世間的東西,我也沒有特別喜歡什麼,或者不喜歡什麼。過日子也不用太在意,遇到什麼就做什麼,不會的事情慢慢學就好。所以來到法律系,成績還是一如往昔,優秀過關。只不過如果問到內心深處,我還是希望能夠真正走上出家之路。

  那個時候出家心願更強了,在佛教團體一段時間以後,我看到本地還沒有淨土宗僧團道場,本土專弘淨土宗的法師基本上沒看過,往往都是外國的僧眾。當時我就想,既然我有這樣的信仰,就應該由我來承擔這樣的事。信受的人不承擔,難道給不信受的人承擔嗎?要等待因緣,不如自己去創造因緣。

  尤其講到要弘法利生,勸大眾念佛,還是出家最理想,若是在家的身分,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在世俗生活上。以我來說,讀過的醫學系、法律系都是要花大量的時間去研讀,這樣怎麼可能還會有心力學佛?就算有時間,也是小小的一部分而已。想想還是出家最理想,能夠全副心力放在佛法(理科出身的我,較會考量怎樣的安排最划算)。但是出家緣分畢竟還沒有成熟,一直還沒有遇到有淨土宗教團可以成就我的出家路。所以暫時只能這樣。

  不過,阿彌陀佛似乎已經在冥冥當中安排了。不久(2014),我就收到慧淨師父要來馬來西亞弘法的消息了!

 

慧淨師父來馬來西亞

  一開始,我並沒有打算要前去面見慧淨師父的,因為慧淨師父弘法的地點比較遙遠,是馬來西亞另外一個島,要搭飛機才能到。那個時候又要學期考試,自己也還是學生,沒有多餘的零用錢可以坐飛機,所以就沒打算要去。可是剛好遇到一位本門蓮友,他很熱心,也不知道為什麼,一定要我去見慧淨師父。他說飛機票他一手包辦,只要我人到就好。就這樣,我就參加了慧淨師父的開示法會了。沒有想到,這次的相遇,竟是我人生的「大轉折」。

 

你應該要來出家才是

  到了慧淨師父弘法的道場,隔天,我一大早就起床,打算陪陪師父散散步,跟他說說馬來西亞的情況。我就站在師父房門前等他出來。之前我沒和師父見過面,也沒聯絡過,師父當然不認識我。

  沒有想到,師父一見到我,第一句話就說:「這麼年輕就學佛念佛,已經得到阿彌陀佛的救度,是時候應該站出來為淨土宗做一些事情了。這麼年輕,應該現出家相來弘法,不辜負彌陀,不辜負青春。」說實在的,當時聽到師父的話,真的嚇了一跳,師父居然一開口就要我出家。

  不過我也想到,緣分似乎到了,那個時候,我也做好一些思想準備了。因為為了出家,我早就習慣過簡單的生活,家裡從來沒有任何裝飾品,平常也沒有參與任何娛樂活動,也刻意不交男女朋友,身旁的朋友都有交往對象,我就是特意斬斷所有的緣。忙完大學的功課,其他時間就是看佛書、念佛、去佛堂當義工。對我來說,學校比較像是副業,佛法才是我的正業。內心當中,確實感到沒有比念佛、勸人念佛更讓我歡喜了。就如淨宗法師講過的,唯有彌陀才真正讓我們開心。

  這一切似乎是冥冥中安排,讓我能夠有因緣馬上毫無顧慮地出家。本來以為出家因緣的成熟,可能要讀完書,甚至十多年退休以後的事情,沒有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。記得慧淨師父當有說:「世間不缺醫師,也不缺律師,就是缺少淨土宗出家弘法的法師,等到幾十年以後再出家,太慢了。現在可以考慮過來台灣了(畢竟當時在本地還沒有教團)。」慧淨師父在馬來西亞弘法的那幾天,幾次在大眾面前鼓勵我出家,連用餐前也說。在短短的幾天提了好幾次。看來我出家的緣分成熟了。

 

一言為定

  最後,在送慧淨師父離開機場前往新加坡的時候,臨別之前,師父把他手上的佛珠交給我,我當時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可能當作信物吧。師父跟我說:「我們就一言為定,我等你。」我當時心裡真的很感動,眼淚差一點就掉下來。我感受到師父那一分愛護、護念之心。那時候,只有一個念頭,就是當場跪下來,向師父說:「一言為定,我一定會到台灣的。」

 

一個改變人生的決定

  與慧淨師父在機場分開、回到家裡的第二天,剛好家裡都沒有人在。我想,可能「時間到了」。要在娑婆世界,尤其這個時代出家,因緣一錯失,可能一輩子就不會再遇到了。當時我覺得不能等,直接上網買飛往台灣的機票(幾個小時以後起飛的飛機),什麼也沒帶,連旅行箱都沒有,背了一個小書包衝到機場,立刻飛到了台灣。

  當時,我本來是打算在慧淨師父從新加坡返回台灣之前到達機場的,因為既然要拜慧淨師父為師,身為弟子理當要早一點到,在機場等候。但是沒想到,到了機場,我才發現:糟糕,機票買錯了,我比師父早好幾天抵達台灣!那是我第一次到台灣,師父的道場我沒去過,身上也沒有多少錢。所幸,那時背包裡有《淨土宗雙月刊》,裡面有道場的地址。人生地不熟的,只好用身上所有的錢搭計程車到師父的道場。機場到道場路途其實很遠,也不知道身上的錢夠不夠……。我當時想,如果錢不夠,我就在半路下車,走路到道場。還好彌陀加持,錢剛好足夠,只是,身上的錢也都用完了。

  到了道場,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,當時就想,這麼晚了,如果道場關了,就只好在便利商店睡一覺了(因為身上沒錢,無法住旅店了)。還好,當家法師還在那裡等著。原來慧淨師父一早有來電交代,說可能會有一個海外的年輕居士會來道場。啊!師父這麼慈悲,原來都已經安排好了。

  慧淨師父回來台灣後幾天,就在佛誕日,2014年5月6日,我剃度出家了。

 

自信教人信 擔當向前行

  出家的時候,也是我這一生第一次正式皈依佛門,因為從小到大附近也沒有道場、法師舉辦皈依,所以一直以來都沒有正式皈依過。我第一次皈依佛門也是出家那一天。所以慧淨師父不止是我的剃度師,還是我的皈依師。

  記得剃度那一天,慧淨師父開示說,要「自信教人信,擔當向前行」。那一天剛好是佛誕日,師父就說:「今天是佛誕節,二千六百多年前的今天,世尊降誕於世,二千六百多年後的今天,你發心出家,繼踵佛陀,承續法燈。為了佛教的法燈相傳,為了眾生的慧命獲救,捨去了輪迴的、無常的、污穢的、造罪的生活,歸入了永恆的、常住的、清淨的、修行的佛門。因此,今天是你一生之中最有意義的日子,也是你新生命、新生活的開始,必得諸佛歡喜,龍天護持。佛教大乘法門最重發心,所謂發菩提心、行菩薩道,因此,發心出家,住持三寶,要有擔當的心,承擔法門的重責大任,勇於承擔,爬坡越坎,負重前行,不負重託。尤其彌陀救度的法門,更應能自信教人信,擔當鼓舞向前行。」

  雖然出家儀式簡單,但是師父每一句開示我始終銘記在心。確實,在往生極樂世界之前最有意義的就是出家自信教人信了。就是這個因緣,我也成為慧淨師父最年輕的出家弟子。

  之後,我也勸我的親哥哥出家。因緣成熟,哥哥也出家了,法號「淨先」,當時也是二十多歲,也成了慧淨師父最年輕出家弟子之一。2016年我們回國,成立道場,開始弘法布教,到目前為止,星馬地區已有七處本門的道場,讓更多人信受此法、安心念佛,也陸續成就本地人出家的因緣。另有六位法師:淨願法師、淨稱法師、淨名法師、淨凡法師、淨夫法師、淨入法師等,陸續在慧淨師父座下出家後,在各地分會帶領共修。這是讓我感到歡喜的,因為不必像我當年一樣,雖然有心,但因本土沒有淨土宗教團,還要等待成熟的因緣到來。如今至少本土有了教團,就能夠接引有心的人。這一切都要感恩彌陀慈父加持,慧淨師父和淨宗法師的指導,教團的為後盾,以及大眾的護持,才能成就如是殊勝因緣。

   回想起慧淨師父有開示:

把青春生命獻給佛教
讓阿彌陀佛作我主人

荷擔如來家業  紹隆佛種
光大淨土法門  普度群生

俗家難捨今已捨   佛門難入今已入
誓弘彌陀救度法   廣度眾生生淨土

 

  願,往後更多眾生能

   信受彌陀救度

   專稱彌陀佛名

   願生彌陀淨土

   南無阿彌陀佛

 

分享到
中華淨土宗協會
淨土宗文教基金會

11059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41號
電話:02-2758-0689
傳真:02-8780-7050
E-mail:amt@plb.tw